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凝雪秽唇】(03)【作者:非常5210】
【凝雪秽唇】(03)【作者:非常5210】
字数:601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 支教女孩的秘密

  飞机在兰州机场降落后坐了一天的大巴车才到了我负责教育支援的小镇,第二天镇教育局的人借来副镇长的轿车,又用了半天时间把我送到位于偏僻山区的一所村小学。我们到村口时,整个村里的男男女女和村领导都来了,都来欢迎我这个新来的支教老师。西北的山区很干旱,村民和孩子的衣着都脏兮兮地,但看到他们质朴的面容和期盼的眼神,顿时觉得自己无比的伟大,内心感动到无以复加!

  令人惊喜的是村里原本有一个年纪与我相仿的支教老师。她叫唐婷,从北京来的,是北师大大四的学生,已经在村里待了整整一年了。唐婷长得非常漂亮,是那种轮廓鲜明,浑身洋溢着自信气质的典型北方美女。1米65的身高比我高了半头,与我略丰满的体型不同,她身材纤细苗条更具骨干美。虽然一直在村里生活,却还是打扮时髦,画着淡淡的妆容,穿着很有职业风的白色衬衫和紧身包臀裙,搭配轻松活泼的马尾,显得相当干练,落落大方。有她在对我来说是个莫大的安慰,内心的忐忑少了许多。学校里除了我们之外就只有一个50多岁的老校长,姓恽,本镇人,是个独眼。

  一段时间相处下来我跟唐婷的关系变得十分亲密。唐婷性子很直接,行事果断,来这里支教的原因除了是真心帮助山区的孩子,也是希望能找一个不一样的环境体验生活。我问过她还愿意在这里坚持多久,唐婷只露出她标志性的微笑,轻描淡写的说一句:「看缘分」。

  自从来了村里后我就跟唐婷一起住在学校后院的三间瓦房里,里边的一间做我们的卧室,外边的两间做办公室和客厅,平时生活和批改学生的作业都在这里,条件虽简陋但收拾的很温馨。恽校长每天晚饭后都会到学校门口的传达室值班,虽然学校并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好担心,但他几十年来一直如此。学校里五个班级总共只有30几个孩子,山里的孩子虽然天性活泼好动,但比较惧怕老师,所以很好带,工作到也轻松自在。俩月的时间下来我开始熟悉和适应这里,只是有几个小媳妇和大婶好像很不喜欢唐婷似的,相比之下村里的男人门倒是都很殷勤,平时都会来帮忙打水或送些自家的蔬菜瓜果。

  「雪雪,我男朋友下月要过来,你有东西需要从外边带吗?」唐婷洗漱完回到卧室整理床铺。

  「哇,你男朋友好贴心,都舍得丢掉工作跑这么远来看你。本来要买维生素的,已经托村长帮忙带了,谢谢啦。」之前听唐婷简单提起过一次她男朋友,是她北师大学长,去年毕业后留在北京做助理律师。

  「作业批改完了吗,要不要帮忙?」唐婷走到我身后看向我的写字台。
  「就两份了,那你帮我改一下,我要去下厕所。」我们俩之间已经不需要那么客气,我半撒娇的说着把手里的笔递给她。

  「快去吧,记得拿手电。」唐婷接过笔指着门后的储物架说。

  山区里没有系统性的下水道,村子里的厕所都是建在自家院子的一角,我们的厕所在房子后面。五月初的天气已经渐暖,晚上回到宿舍我们都只穿一件薄睡裙,怕不小心碰到恽校长我还是披了一件上衣。刚走到屋角,我隐约看到在屋后的窗下有一个人影,我以为是恽校长,仔细辨认发现此人身形比恽校长高大很多,走近两步听到他边伏在墙上偷听边喘息着嘟囔:「俩鲜屄婆姨,怎么不说话了,大城市的娘们连声音都这么解馋,真好听!」

  我吓到大叫一声,那人也吓了一跳,慌忙起身奔向围墙,翻墙跑了。唐婷听到我的叫声从屋里跑出来,关心的问我发生什么事,等听完我的叙述并没像我一样慌张,倒是显得很不在意,安慰我说道:「这种事不用放在心上,或许只是进来借厕所的,看到你怕你误会才跑的呢!」

  「也许吧,那我们明天才去告诉村长?」村里没有警务室,警察从镇上过来也要走半天山路,所以平时村里的治安、村民纠纷等问题都是先由村长代为处理。
  唐婷等我从厕所出来陪我走回房间,继续劝解我:「我看不必了吧,他肯定会挨家挨户询问的。村里的人其实都很朴实的,再说……再说这些村汉真有什么想法也就只敢偷听而已,经过今天这么一吓以后肯定不敢来了,不依不饶的反而显得我们矫情!你说呢?」

  「嗯,好吧!」听完唐婷的话我点点头表示同意,对于第二天找村长投诉的想法也只好作罢。

  到了晚上我睡梦中被什么声音吵醒了,起身看向唐婷的床,床上没人!我正纳闷,听到屋后有人在压低声音说话,声音是一男一女,女的很像是唐婷。我蹑手蹑脚的下了床,轻轻推开门走到转角,看到屋后厕所边的学校围墙角有两个人在说着什么,这么晚唐婷在干嘛?我掂起脚悄悄从屋后墙绕到厕所外墙下,透过墙上的豁口看向围墙角的俩人。

  月光很亮,可以清楚的辨认出背靠围墙面对着我这边的是唐婷。唐婷被一个男人挤在墙角,白色衬衫的扣子已经被解开,衬衫里边并没看到奶罩,此时男人的一只手正抓着唐婷的胸,唐婷下身是光着的,只有一件小内裤挂在一侧的腿上。我被这一幕惊呆了,莫非唐婷被人强奸了!我刚准备冲出去可转头一想发觉不对,如果是侵犯唐婷被从卧室带走怎么会不反抗呢!从背影和穿着看男的应该是村里的人,也绝不可能是他北京的男朋友提前赶到了。

  我正犹疑,男的此时一把托起唐婷雪白的小屁股,腰挪了挪,猛的挺了一下,伴着唐婷一手掩口的轻哼,男的开始抽插起来。

  「俩月了,总算可以挵到你了!」

  「你着什么…急……额,啊!万一被雪雪知道……知道了不好。」

  我这才根据声音听出来男的是三年级李小莲的爸爸李二相!答案犹如晴天霹雳,如不是亲眼所见我万难相信就在我五米以外发生的一切,唐婷这么一个大学毕业的北京大美女,怎么会甘愿跟李二相这种穷山村的中年男走到一起呢?即便只是苟且,李二相在这个村的男人里都算最丑最脏的,唐婷怎么会选择他。难道是唐婷被人拿到把柄胁迫的吗?

  月光下唐婷白花花的大腿分开着紧紧夹在李二相腰间,李二相托着唐婷的屁股把唐婷整个人顶在围墙上,一下下使劲:「我挵死你,唐老师,我怼死你!」
  李二相是典型山里人的身材,人较瘦却很精壮,他每向前挺耸一下,屁股跟大腿的肌肉都会绷的紧紧的,直到他的腰向后退下来肌肉才会重新放松。同样的姿势李二相坚持半个钟头都没休息,抽插的频率还越来越快,唐婷的呻吟也相应的越来越急促,被戳到关键处时还将他的头死死压在了自己胸部!

  我怕被发现带着心中的疑问悄悄退回到了屋里假装睡觉,又过了好一会儿唐婷才衣衫不整的回到卧室。想着肤白貌美的唐婷刚才被肮脏的李二相那样的场景,我不觉夹紧了双腿。一夜无眠,第二天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照常去上课,可内心的疑问却没一刻停止。

  第二天半夜我又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了,唐婷果然又不在,这次的声音竟来自卧室外的堂屋,我挪步到门边向外看去,唐婷正被李二相压趴在四角椅子上!唐婷的内裤被脱到大腿上,撅着浑圆小巧的白屁股任由李二相伏在上面挺动。不对,男的不是李二相!是,是村长!

  大惊之下我差点叫出声,赶紧用两手掩住嘴。怎么会,唐婷怎么会跟村长也……我怎么都不能相信平日里端庄大方,美丽自信又与自己同样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唐婷是这种女人。与李二相的事情有可能是被胁迫,甚至……甚至是为了生理需求。但与比李二相年纪还大,已经60几岁的村长苟且是为了什么呢。

  唐婷努力压抑自己:「为什么非在这?雪雪会听到的。」月光下唐婷的屁股吞吐村长那话儿的情景看的一清二楚。

  村长气喘如牛:「这俩月来用我家婆姨的屄泻火,越泻越火。老子还是整天想着你的小白腚,闺女,就算只让我给你舔舔屄缝子我也知足了,日!」

  我被眼前村长和唐婷上演的大戏吓傻了,直到村长从唐婷身上站起身来才醒过神匆忙躲会卧室。带着内心的震惊,又是一夜未眠。

  隔天晚上我还没睡着就听到院子里远远的传来两声咳嗽声,没多久唐婷坐起身向我这看了一眼,然后翻身下床特意穿上丝袜和白色短裙,踩着高跟鞋走了。由于山村里都是土路,我们俩女孩虽然爱美但也很少穿高跟鞋的,何况现在是深夜。我心里清楚,她必然又是去跟哪个肮脏的村汉幽会。

  我犹豫好久还是悄悄跟了出去,学校前院等着唐婷的竟然是恽校长!恽校长看到唐婷从屋里出来马上激动的迎上去:「闺女,哦不,唐老师,他在村委等着呢。」唐婷到显得很轻松,主动挽着恽校长拘谨的手,压低声音说道:「走吧,脚步轻点哦。」

  他?显然今天晚上有机会钻入唐婷石榴裙的并非是恽校长,除了肮脏邋遢的李二相和村长到底还有多少人做了唐婷的裙下臣?等我来到村委会大院的时候大门竟然半掩着,门口停放的黑色奥迪车在这个山村里特别眨眼,可以确定今天的这个他并不是村里的人。我鼓起勇气猫腰进到院子,唯一亮着灯的西屋的窗子上投射出两个纠缠在一起的人影,一个男人粗重的喘息声音低沉:「肏,这穷乡僻壤的山沟里,15岁的村妞都没你嫩。」

  没有了在学校里怕被我发现的担忧,唐婷的呻吟和叫床声高了很多:「嗯……嗯哼,啊,慢点……」

  我此时觉得唐婷真恶心,她真的是破鞋吗,还是那种可以容纳山沟里最贫穷最肮脏的野男人的破鞋。我想不通,想不通一个城里的高知年轻美女怎么了,抛却其他,唐婷平时可是跟自己一样讲卫生的,那些几个月都不洗一次澡的男人她怎么可以?怎么能容许他们一次次将肮脏的鸡巴挺进自己最娇嫩最需要呵护的美丽情口里。难道唐婷在卖?以唐婷的姿色气质在城里什么样的有钱人找不到,哪是这贫穷山村里的人能付的起的。我想的头疼还是不明所以,干脆一路跑回了学校。

  刚走到宿舍前,看到一个人正蹲在屋门旁的晾衣绳下,这高大的身形跟前几天屋后偷听的男人应该是同一个人,现在仔细想来如果是村里的人,这样高大的男人只有一个……我吓的躲在墙角,等他转过身子才看清此人正是村里的光棍黎牛。黎牛一手拿着一件紫色的胸罩放在脸上吸,另一手伸进裤裆里来回搓动着,胸罩是唐婷的,我内心正暗暗庆幸不是自己的内衣,可当黎牛哆嗦着抽出裤裆里的手,赫然发现他手里拿着的是我早上洗过的一条粉色的小内裤。黎牛抽出手把内裤在身上的破衣服上反复抹,最后擦拭好了挂回晾到衣绳上。我气的涨红了脸,心里无比委屈他竟然拿自己的内内做这种事。我旋即想到自己现在身上穿的这条内裤,早上怪不得看到中间的小布条湿湿的,岂不是有怀孕的危险!心惊之下我不等黎牛走远赶快跑回屋里把内裤换下。

  想到这几天唐婷和村汉们的种种,我内心无比失落,眼前发生的一切让我不知所措,前几天我还坚信唐婷是我留在这里支教的最大精神依靠,可转眼就发现对她我一无所知。还有那个五大三粗身高一米九几的黎牛,这个可恶丑陋的光棍竟拿自己的内裤自慰,自己的那里事实上已经被黎牛的精液污染过,不是跟被黎牛那个过差不多吗!想到这里我把手放捂在阴门上,躺在被窝里流起了眼泪。
  唐婷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没想到她脱掉外套直接坐在了我的床边:「雪雪,我知道你没睡,我也知道你全都知道了,我们聊聊吧。」

  我很惊讶,半天发出一声喔!唐婷继续说道:「你刚才跟我去了村委会吧?」
  「呃,那,那你去那里干嘛?」我觉得不可思议,想不明白她是怎么发现的,只好继续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唐婷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而继续问道:「前几天晚上的事情你也注意到了吧?」

  见我不回答,唐婷淡淡的说道:「男女之间的事情你懂得,其实没什么的。你知道了也好,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多想而已。」

  「只是男女之间的事情吗?这是真实的你吗,什么样的男人都可以?连这些肮脏的村夫?」我本不想说什么,但还是没忍住。

  唐婷被我的话说的愣了一下,站起身带着颤抖的嗓音对我说:「这些脏男人才是真的男人,是那些手捧鲜花花言巧语整天围着你转的小白脸比不了的!这些你口里的肮脏村汉才是真男人,他们也需要女人。」

  面对激动起来的唐婷我也不甘示弱,追问道:「那你呢?他们有老婆,为什么是你?」

  唐婷:「我,我也需要男人。」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下从床上坐起来:「村长比你爸爸都大吧,快能当你爷爷了,你去跟他?」

  唐婷避开了我的眼神,在努力的拼凑语言:「我们都是20多岁的女孩子,在城里有朋友亲人,有各种娱乐可以分散注意力,到了这里就只有学生和山沟。就算是我的一种寄托吧。」

  「寄托?跟别人苟合是你的寄托?你,你简直……简直是恬不知耻!」我越讲越气,看着眼前的唐婷不敢相信她真的是这样的女孩子,我说着翻下床胡乱的塞几件衣服到背包里,跑出了屋子。

  唐婷追了出来,从后面一把拉住了我:「雪雪,这么晚了你去哪?你听我解释了,好吧,我告诉你实话。」

  「实话?你还有什么实话要说。我不想在这么肮脏的地方在待下去了,你让我走吧。」

  唐婷放开我,似乎下了很大勇气,眼睛看向远处一字一句的说道:「你以为山区里都像我们这个山村一样每家都会把孩子送来学校上学吗!山里的孩子,尤其是女孩,爸爸很少会答应让她们来学校的,山里的女孩子最早甚至12岁就要嫁人,父母会认为送孩子上几年学根本没用。李小莲半年前被家里要求退学,是我去找的李二相他才能继续留在学校!」顿了顿,唐婷继续说道:「五年级的小花寄养在叔叔家,别说上学了,10岁就被禽兽叔叔糟蹋了,这些你都看不到。还有,镇里最近有一批助学金要分配给各个学校,我跟恽校长正积极争取用来营建新校舍。今天晚上来村委会的是镇长!」

  唐婷的话像一记重锤砸在我的胸口,眼泪已经模糊了我的双眼。我丢掉背包一把抱住了同样哽咽的唐婷,两人在院子里抱头痛哭!

  回到屋里我试图安慰唐婷:「没有其他办法吗?我们可以向市里告发,请他们帮忙。」

  唐婷红肿的眼睛目光涣散:「你太天真了,你真的以为有用吗?」

  「那也太委屈你了,怎么可以让你一个人承受这么多?」

  唐婷若有所思的看看我,眼神似乎一下亮了好多,抓住我的手说道:「可是我说的寄托是真的。委屈,或许一开始是的,现在,我觉得自己像圣母!我反而得到了从没有过的充实和满足,是精神和生理上的双重满足!」

  圣母?满足?我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唐婷。

  「其实山里的人都很朴实,比外面任何的人都直接都诚实,只是与外面大城市的信息隔绝和物质资源的匮乏让大家的生活观念不能与外界同步,变成大部分时间只是为了生存。生存让很多人没办法有理想,让父母不愿意为孩子付担生活必须以外的学费。他们的朴实打动了对纷杂的城市生活厌倦的我,所以当我发现自己的美不仅仅可以用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还可以给孩子们争取来改变人生的希望,给他们以生活的美好的时候,我仿佛也找到了人生被重新洗礼的机会!」
  唐婷突然靠近我,降低声音稍作俏皮的说到:「说的露骨一些,山里的男人都很有野性,他们不仅强壮、雄性荷尔蒙爆棚,而且还特别的……粗大哦!自己每天被这样勇猛的占有填满,得到了多少女人一生得不到一次的满足,况且自己是在像女神一样的施舍爱,让我感觉在这里的每一天都比以前的生活更有意义!」
  唐婷的话让我脸红到耳根,整整一个晚上我们都在聊天,聊到了她的从前,我的过去。

  第二天走在路上看到村里女人羡慕、孩子尊敬、男人爱慕渴望的眼神,我渐渐明白了唐婷所说的女神的感觉,可唐婷的付出值得吗?在我看来这不过是城市里生活优渥女孩的一种心理叛逆跟生活冒险!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